直营十年后,喜茶向自家员工开放加盟,抢中低线城市市场

坚持了十年直营的喜茶,终于开放加盟模式了,且盯上了中低线城市市场的“蛋糕”。

新式茶饮行业内,目前门店数量最多的蜜雪冰城,是最典型的靠加盟壮大的企业。对于走中高端路线的喜茶来说,成为它的事业合伙人要求可不低。而喜茶的这次变革,是否会搅动新式茶饮在中低线城市的竞争格局?

加盟费50万以内,必须在门店工作3个月以上

喜茶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证实了即将开放加盟的消息。据该人士透露,喜茶的事业合伙人需要投入的费用在50万元以内。目前行业内其他品牌多数分布在35-40万。譬如一点点为38万,茶百道为35万左右。

至于开放事业合伙人加入的原因,该人士表示,虽然喜茶以稳健的节奏持续开出新的门店,但是依然无法完全满足更多消费者更快喝到喜茶的需求。

喜茶是业内为数不多一直坚持直营的新式茶饮品牌。对此,喜茶方面透露,喜茶对不同的发展模式始终保持开放的态度。实际上在喜茶创业之初,也曾小范围试点过事业合伙业务,但由于早期喜茶经验、能力、资源不足,无法为事业合伙人提供很好的支持,也无法在事业合伙业务下为用户提供好的产品和体验,因此在喜茶的发展过程中,长时间地选择了直营的发展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加盟喜茶是有一定门槛的。喜茶建立了业内最严格的事业合伙人筛选标准和完善的培训考核流程,首先最基础的就是成为合格的喜茶员工、在门店工作超过3个月、充分理解和认同喜茶的品牌精神和企业文化。在技能上,每位事业合伙人都必须通过门店4个岗位的晋升考核、连续3次以上通过现有门店标准的食安品控督检考核,获得店长任职能力。

在新式茶饮行业内,几乎没有哪个品牌是要求参与加盟必须成为员工且在门店工作3个月以上的。最普遍的就是只需要一定资金的投入,所在店址符合品牌考量标准,遵循品牌的一系列品控规则,即可加盟。

降价、进入非一线城市,中端品牌是否会慌

喜茶目前在全国70多个城市、运营着超过800家的门店。此前一直被贴上高端茶饮标签的喜茶,门店所在的城市也几乎是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在包括新一线城市在内许多城市喜茶门店数量仍旧不多,很多二三线城市甚至还没有喜茶门店。

但是近一两年,喜茶开始逐渐走亲民路线。

先是在价格上的调整。2022年初喜茶完成了全面调价,饮品单价基本在29元以下,且售价在15-25元产品已占据喜茶全部产品的60%以上。

其实在降价之前,其实喜茶并没有完全放过中端市场。喜茶旗下平价茶饮子品牌一直在广东省内进行试点,开出门店。而随着喜茶价格调整,喜小茶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10月底,“喜小茶”在广州的最后一家门店关闭了。

此外,近一年来,喜茶已连续进入哈尔滨、长春、淮安、龙岩、襄阳、临沂等新城市。而本次,喜茶表示将在非一线城市开展事业合伙业务。近三年来,面对疫情等因素影响,喜茶平均每年依然开出近200家新门店。虽然喜茶保持着快速发展的态势,但现有门店数量和门店布局依然无法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每次喜茶上新品或者推出联名活动,在许多喜茶未开店城市的消费者都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喜茶进入其所在城市。

“新式茶饮行业壁垒不高,现在已经进入竞争白热化阶段,所以除了品牌、产品这些之外,公司规模、增长的速度、市场份额或者市场占有率也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餐饮连锁专家、和弘咨询总经理文志宏分析称。

喜茶到了不得不加速扩张的时候了。在文志宏看来:“非一线市场的市场空间对新式茶饮来讲确实是很大。一线城市当然是喜茶的主要战场,但与此同时一线城市的运营成本也是非常高的,而非一线城市可能就包括二、三、四、五线了,所以想象空间是很大的。这意味着喜茶可能也‘想明白’了,一定要通过加盟的方式来快速扩张,扩大市场份额。”

文志宏认为,喜茶进军非一线城市,主要的竞争对手应该不是低端的茶饮品牌,喜茶目前的价位属于中高端的,所以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中端品牌。

目前在二三线城市,中端的新式茶饮品牌占领了大半边天。譬如在全国门店数量高达6000多家的古茗,主要的阵地就是非一线城市,目前北京上海都没有门店,广州和深圳虽然有门店,但也不是其主要阵地。发源于长沙的茶颜悦色至今也还未进入上海、北京等市场,但是已经在武汉、南京等二线城市陆续开店。

加盟、直营各有利弊

在新式茶饮行业,开放加盟的品牌的扩张速度、门店数量远远超过坚持直营的品牌。

以蜜雪冰城为代表,2020年6月,蜜雪冰城在全球的门店达1万家,而到了2021年10月,这个数字已经迅速飙升至2万家。而成立于2008年的茶百道,全国门店目前已超5000家。截止2021年末,一点点在全国的门店也已达到2911家。

此前一直坚持直营的头部玩家喜茶和奈雪,这两个品牌在全国的门店数均未超过1000家。

但是,近几年疫情反复,线下餐饮行业的业绩颇受影响,其中最大的压力是来自于人工和租金,这对坚持直营的品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考验。

奈雪的茶在2022上半亏损由盈转亏。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集团收入同比下降3.8%至20.45亿元;经调整净亏损2.49亿元,上年同期盈利4820万元。

所以,坚持直营真的是长久之计吗?眼下,为了更好地把触角深入低线城市,喜茶“叛变”了。

“如果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我是愿意选择直营,可以更好地保证品质,事情交给别人做总是不太放心。”一位从事了近十年新式茶饮品牌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过直营和加盟都各有利弊,直营模式所有的风险都是总部自己承担,同时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所以扩张的成本较高,扩张速度也赶不上开放加盟的品牌。加盟商可以分散一定的经营风险,在总部提供一定的支持后,加盟商自负盈亏。但有了加盟店后,不得不面临相对不可控的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城市外贸排行榜:7城外贸进出口超万亿,郑州何以突围

中国的外贸强市主要在哪里?近年来我国城市外贸格局有何变化?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梳理发现,2021年,我国外贸进出口前20名城市,分别是上海、深圳、北京、苏州、东莞、宁波、广州、厦门、天津、青岛、成都、重庆、杭州、无锡、南京、佛山、郑州、金华、西安和大连。其中,上海、北京、深圳外贸总量位居前三。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中西部多个中心城市外贸快速发展,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新高地。

2021年外贸进出口前20城市

(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整理)

7城进出口超万亿

这其中,上海外贸进出口首次超过4万亿大关,达到40610亿元。上海之后,深圳和北京也超过了3万亿元,上深北三城外贸进出口就超过了10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达到了27.2%。

这三大城市之外,“最牛地级市”苏州独居一档,超过2.5万亿元;“世界工厂”东莞达到了1.5万亿元;此外,宁波和广州也均超过了1万亿元。也就是说,到2021年,我国外贸进出口超过1万亿元大关的城市达到了7个。

从进出口前二十强城市构成来看,主要是直辖市、计划单列市、部分省会城市,以及苏州、东莞、无锡、佛山这样的GDP万亿城市;其中,引人关注的是,经济总量并不大的普通地级市金华,也位居前二十行列。

在金华的外贸进出口中,“小商品之都”义乌占据大头,义乌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之一,汇集了210多万种商品,销往全球210多个国家和地区。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义乌实现进出口总额 3903.05 亿元,增长24.7%。出口103659.12亿元,增长21.8%。

从进口方面来看,2021年进口前十名城市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苏州、东莞、天津、厦门、广州、宁波和青岛。其中,上海进口达到了24891.68亿元,位居第一。

2021年进口前20名城市

(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整理)

近年来,上海借助进博会这个大平台,展示城市形象,提升核心功能,溢出带动效应持续放大。一系列进博会的展品在上海变成商品,展商成为了投资商,各项尖端技术的加速应用则有力带动上海相关产业的转型升级。

上海之后,北京的货物进口也超过了2.4万亿元。深圳和苏州这两个工业大市也超过了万亿元大关。

出口方面,深圳、上海和苏州超过了万亿元大关。其中,深圳2021年出口总额19263.41亿元,增长13.5%,出口总额连续二十九年居内地大中城市首位。

2021年出口前20名城市

(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地统计公报整理)

从进口占外贸的比重来看,北京、上海、天津、大连等城市位居前列;从出口占比来看,绍兴、金华、温州、中山、佛山等普通地级市位居前列。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肖鹞飞对第一财经分析,绍兴、佛山等地级市是生产型的城市,生产多、出口多,比如,广东几个生产型城市都是大量的顺差。进口货物有两种,一种是中间型产品,为了生产而进口的产品。还有一种是最终消费产品,由于大城市的人口多,消费量大,因此进口也多。另一方面,进口商往往是大的贸易公司,主要是在大城市,通过他们再分散到各地,实际消费并不一定是在这个城市,而往往是涵盖到周边地区的消费。

从外贸依存度,城市经济外向度也叫外贸依存度,是指一个城市、地区的对外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它反映了一个地区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从外贸总量20强城市的外贸依存度来看,共有5个城市超过了100%,分别是东莞、深圳、苏州、厦门和金华。其中“世界工厂”东莞以140.5%位居第一。

中西部多城崛起,富士康占郑州出口超八成

整体来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东南沿海率先融入到全球产业链,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而我国在国际产业链中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制造业环节,尤其是轻工制造,是我国出口产业的重要组成部门,而轻工制造最集中的就是在东南沿海地区。

不过,2008年以后,随着沿海发达地区土地、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沿海发达地区的不少产业、产能转移到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中西部的强省会城市、直辖市凭借着雄厚的城市发展基础、便捷的交通网络(如国际航空港、高铁等)、所在省域及周边丰富的劳动力和较低的土地成本等各种优势,吸引了一大批大型企业落户,外贸产业快速崛起,继而促进所在省域及周边地区就近就业和就近城镇化的进程。

数据显示,在2021年外贸进出口20强城市中,共有4个中西部城市入列,分别是直辖市重庆和传统的大区中心城市成都、西安,以及户籍人口一大省的省会郑州。

这其中,郑州的表现颇为引人关注。富士康于2010年入驻郑州航空港区,正式开始在郑州建厂。从富士康到来之后,河南全省外贸进出口突飞猛进,数据显示,2009年整个河南省进出口总额只排在全国第17位,2021年河南外贸进出口总值达8208.1亿元,比2020年增长22.9%。2021年,河南进出口总值居中部第一、中西部第二、全国第10位。自2012年以来,河南外贸进出口长期保持中部第一。

富士康占河南省外贸进出口的比重从2011年的28.7%,一直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尽管近年来有所回落,但这一占比也仍超过一半,在六成左右。

数据显示,2019年,郑州富士康以316亿美元的出口总额,位居全国之首,是当年我国最大的外贸出口企业。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当年郑州富士康出口额占到郑州全市出口额的81.4%。

“我之所以将产业选择在郑州,是因为我看上了这里的飞机场、人口和位置。”这是十多年前,富士康刚刚决定落户郑州时,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给出的理由。

河南的劳动力有多丰富?数据显示,河南常住人口超过9800万,户籍人口超过1个亿。而就在富士康落户郑州的2010年,当时河南的城镇化率仅为38.52%,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大量人口外流到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而在当时,深圳这样的沿海发达地区土地价格已经很高,随着深圳的转型升级,代工巨头也需要寻找新的落地空间。

肖鹞飞说,加工贸易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量大,劳动力成本占比高,河南的人力资源最丰富,优惠政策也多。在运输方面,手机产品的体积小、重量低,附加值高,时效性强,通过飞机运输很有优势,富士康代工生产的苹果手机开始源源不断地通过飞机运向全球各地。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对劳动力需求量大的企业来说,选择郑州这样的城市,可以充分发挥当地劳动力资源充足的优势,加上土地成本较低,发展空间很大,是一个很理性的选择。对当地来说,引进这样的大企业,也有利于加快当地产业和经济发展,促进人口就近就业和就近城镇化。而对员工来说,相比长距离的人口流动,到所在省会就业,迁移成本比较低,也方便照顾家庭,是一种理性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