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聚焦减排,减排面临“范围三”之困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7次缔约方大会将在埃及沙姆沙伊赫召开。3日晚间,多位企业家在2022亚布力创新年会论坛中围绕双碳目标与战略技术破局展开讨论。

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部主任刘岱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很多企业都在说自己减排了多少,但是如果抛开范围的话,其实等于没说。能真正在‘范围三’中进行减排的企业才是有雄心的企业。”

刘岱宗所谓的“范围”指的是在2001年的时候世界资源研究所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商业理事会提出的企业减排责任的三个“范围”(scope)。这是目前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碳排放核算体系,“范围三”是指公司价值链中产生的所有间接排放。“范畴三”包括15个环节,其中7个在生产的下游,包括产品怎么运输到顾客手中,消费者如何使用产品,废弃的产品如何回收等。

据刘岱宗介绍,电子、建筑、汽车、食品、快消等价值链下游业务更加繁荣的行业在“范围三”的减排难度要远高于水泥、钢铁、矿业、农业、纺织、化工等价值链上游业务繁荣的行业。根据苹果公布的数据,苹果超过99%的排放都被归类为“范围三”排放,其中76%来自于公司的外包产品制造业务。

刘岱宗告诉记者,目前减排围绕“范围三”的困境在于,因涉及到下游消费市场、产品的追踪、废物回收等环节。“按照‘范围三’所划分的权则边界,理论上生产饮料的厂家是有义务追踪饮料瓶直至把它从消费者手里回收的。新能源汽车厂商最终要负责汽车的拆解回收环节。”

元气森林可持续发展官王淄告诉记者,针对减排降耗,多数企业的出发点是“降本增效”。对于企业而来说,低碳发展一定是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的结合。

汇丰银行研究机构近期公布的研究显示,相较下游,企业更倾向于披露价值链上游的“范围三“排放。一方面是因为相关活动来自于企业内部或供应商,是企业可以直接影响的排放源。另一方面,“范围三”排放具有时间性,以商品完成交易的年份为核算时间点。因此相对于核算已经产生的排放,“预测”未发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要更不容易。

目前针对“范围三”,各国已经相继通过立法的形式对于企业行为做出要求。欧洲率先出台的“生产者责任延伸”法案要求卖家对所售卖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负责。今年7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正式通过塑料生产者责任延伸和塑料回收立法。

国内方面,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指出,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把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全生命周期。

王淄表示,对于产品从工厂出产流向市场到最终结束生命周期,他们始终看好青年人的力量。“现在年轻的消费者,如果向他们诉诸‘双碳’目标,他们可能会觉得很遥远,但是Z时代的消费者非常关注绿色环保的理念,如果品牌的定位是环保可持续的,那么他们跟品牌的情感链接也会更加紧密,品牌对他们的影响也会更大。”

刘岱宗告诉记者,中国在相关的政策方面将会越来越积极。“目前看来,相比欧洲通过市场化进行管理,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调控能力远高过于欧盟,但是另一方面,‘范围三’也涉及到不少国企之外的市场,这一块的未来会有更加完善的顶层设计来为企业划定‘游戏规则’。”